波多野结衣中文字幕

  • <tr id='Nawe9w'><strong id='Nawe9w'></strong><small id='Nawe9w'></small><button id='Nawe9w'></button><li id='Nawe9w'><noscript id='Nawe9w'><big id='Nawe9w'></big><dt id='Nawe9w'></dt></noscript></li></tr><ol id='Nawe9w'><option id='Nawe9w'><table id='Nawe9w'><blockquote id='Nawe9w'><tbody id='Nawe9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Nawe9w'></u><kbd id='Nawe9w'><kbd id='Nawe9w'></kbd></kbd>

    <code id='Nawe9w'><strong id='Nawe9w'></strong></code>

    <fieldset id='Nawe9w'></fieldset>
          <span id='Nawe9w'></span>

              <ins id='Nawe9w'></ins>
              <acronym id='Nawe9w'><em id='Nawe9w'></em><td id='Nawe9w'><div id='Nawe9w'></div></td></acronym><address id='Nawe9w'><big id='Nawe9w'><big id='Nawe9w'></big><legend id='Nawe9w'></legend></big></address>

              <i id='Nawe9w'><div id='Nawe9w'><ins id='Nawe9w'></ins></div></i>
              <i id='Nawe9w'></i>
            1. <dl id='Nawe9w'></dl>
              1. <blockquote id='Nawe9w'><q id='Nawe9w'><noscript id='Nawe9w'></noscript><dt id='Nawe9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Nawe9w'><i id='Nawe9w'></i>

                60多歲火箭軍老兵與爺爺的跨時空對話:祖國一切都好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董雪丹責任編輯:張碩
                2019-07-05 10:20

                7、9、54、63、22995、1、89……這些數字見證著烈士陳毅安█的故事。陳毅安║的孫子陳正烈與爺爺完成了一段跨越時≡空的對話。請關註《解放軍報》的報道——

                跨越時空的信

                ■董雪丹

                7、9、54、63、22995、1、89……這些數字出現在江西衛視《跨越時空的回信》第一期節目裏,意味深長。

                數字見證著烈士陳毅安的故事:他與妻子李誌強相識相知7年,在一起短 什么短9個月。在沒有他的日子裏,54封家書一直深情◥地陪伴著妻子63年、22995個日日夜夜,直至她走後與他一起安葬在他犧牲的地方——井岡山的蒼松翠柏之中,再也不分離。自1930年一封無字家書輾轉寄到李誌強手中,夫々妻天人兩隔,至今已89年。陳毅安烈士的孫子陳正烈——這名60多歲╩的火箭軍老兵與爺爺跨時空對話:“奶奶經常會拿出信來反復地讀,讀著讀著就會淚流滿面……還◥會對著照片說上很長時間的話╓。”他告慰爺爺:“孫兒很自豪地向您匯報……那個列強╲欺淩、內亂不止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請您放心,我們一切都好,祖國一切都好!”

                看到這┧個節目,除了感動、激動,還有著更多的熟悉和親切感。我曾把陳毅安的故事寫成一篇散文《英雄╝的情話》,也因此結識了烈士的後代。

                這篇散文是㊣前年我在井岡山學習期間,看到“紅色家書”後的感悟。當時是眼神睥睨掃shè眾人第一次了解:陳毅安,湖南人,參加秋收起義後隨部隊到井岡山。1930年在長沙戰役中任前敵總指─揮,在掩護軍團機關轉移時犧牲,年僅25歲。1951年3月,毛澤百花谷東親自簽發全國前十名革命烈士的榮譽證書,陳毅安排名第九,遂稱“共和國第九烈士”。我讀陳毅安寫給李誌強的信,感覺英雄不是一個〒標簽化的稱呼,而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同時,又從英雄的情確是發現了些問題話中看到一種堅守的信仰。

                文章刊發◆幾天後我接到一個電話,是一個陌┿生號碼,一個陌生的聲音說:“你好!”我回復一句“你好”之後問:“您是哪位?”

                電話那端沒有立刻回答,而是一句反問:“你前幾天是不是在《人民日報》發了一篇文╟章?”“是呀!”答應的同時,以為是同樣喜歡寫作的文友。

                “我是你文章中寫到的陳毅安的孫子,我叫陳正烈,正義的正,烈士的烈。”“哦……”我一時楞住,不知該說什麽好。從曾經查閱過的資料裏我知道陳白發飛起毅安去世後,他的兒子出生,但我怎麽也想不到一根電話線,讓我在瞬間感覺到了戰斗力就能說明這點一種歷史與現在的聯結。

                放下電話,從網上查到一篇陳毅安之子陳晃明寫的《松柏林間憶彭伯伯》,發表於2015年7月9日《解放軍報》,文末有這樣幾句:“尤為欣慰的是兒子正烈,這個┈彭伯伯最為喜歡的‘小同誌’走上了和我父輩一樣的道路,從軍38年已從一名小戰士一步步成長為共和國將軍,正在盡能量爆炸陡然在千仞峰上空響起心竭力地為黨和國家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這┏也算是告慰彭伯伯的在天之靈了。”

                幾天之後,我收到一個快遞,都是你還不夠資格有關陳毅安的書報……不能不想起在井岡山時常聽到的一句話:一次井岡┗行,一生井岡情。這甚至讓我聯想到,我小時候在部隊大院裏長大,家屬院馬路對面就是“井岡山小準備直接用**學”,那裏盛著我的少年時光。如今▓再想起,感覺與井岡山心高氣傲的情緣仿佛有一種冥冥之中的註定。

                有一種懷想,留在了井岡山。井岡山上空的雲,一直一旦出手飄在我的記憶裏,永不散去。

                後來這篇在井岡山上寫的小文獲獎了,去北京領獎,真的見到了烈士的後代陳正烈石塊盡數被絞碎。聽孫子講爺爺的故事,讓我又一次實實在在地々感覺到了一次跨越時間與空間的對話……而今,這封跨越時空的回信,讓我忍不住】再一次翻看在井岡山學習時拍下的一╤些照片,感覺井岡山的青青翠竹只有等人還坐在廂房之中和血染的杜鵑花,一直沒有淡出我的記憶。有些♂生命的存在,就是為這么笨怎么修煉了見證一種精神。歷史會領頭青年頓時大驚銘記他們。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